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科普园地

科普园地

廖福龙与生物力药理学研究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0日 点击数:
上世纪80年代,经著名生物物理学家贝时璋先生推荐,廖老师赴澳大利亚悉尼医院肯尼麦休研究所访问,师从著名流变学家丁坦法思(L. Dintenfass),专修生物流变学。生物流变学是生物物理学的一个分支,研究生物体系与材料的流动与变形性质,涉及宏观(如血液、淋巴液、关节液、唾液、胃液、胆汁、软组织、骨骼、肌肉等)、细胞、亚细胞及分子等多个层次。它从力学的一般原理出发,研究生物活组织的力学性能和本构关系。留学期间,廖老师把丁氏的经典之作《血液流变学在诊断及预防医学中的应用》译成中文,向国内介绍国际血液流变学的理论概念与临床应用,促进了这一学科在国内的启动和发展。
说起血液流变学(研究血液和血管流动与变形的学科),大家都耳熟能详。近30年中医药活血化瘀研究领域所取得了巨大进展,这离不开血液流变学的辅助。血瘀证诊断中的实验室客观指标基本都是血液循环的相关指标,由微循环、血液流变学、凝血与纤维蛋白溶解、血小板聚集、血流动力学、组织病理观察及血管阻塞等七个方面组成。这些客观指标都涉及到血管、血液和血流及其相互间的作用。从广义上讲上述实验室指标都与血液流变学密切相关。
1988年起,廖老师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持续支持,带领课题组成员建立了评价剪应力诱导凝血早期过程的方法,揭示了活血化瘀药物的药性规律,也探讨了某些中药成分抗血栓的机理。多年来,廖老师总是微笑着奋斗在科研第一线,他对任何一个实验现象都不会轻易放过,因为科研实践是通往真知与创新的唯一途径。在多年实验研究的积累中,一个创新的研究思路——生物力药理学逐步形成。
2002年廖老师应邀在第11届国际生物流变学会议做大会报告,介绍中国临床血液流变学与生物力学的研究进展,首次提出生物力药理学的概念。2006年在药理学顶层杂志药理科学发展趋势(Trends in Pharmacological Sciences)著文介绍这一新的边缘学科。术语Biomechanopharmacology已被国际专业索引收录。国内外同行开始关注这一学科,认为对相关边缘几个学科的发展将有导向性影响。从中医药来说,采用生物力药理学途径研究活血化瘀机理和药物,可以期望在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和肿瘤等疾病的防治中取得新的进展。
生物力药理学考虑药物与体内生物力学因素的联合作用。一方面药物具有药效,同时也可能调整体内的生物力学环境。另一方面,生物力学因素可能具有生物学功效,也可能影响药物代谢与药效。与以宏观流体黏度为核心的前期血液流变学相比,从生物力药理学途径诠释活血化瘀作用机制,注重血液、血流与血管的相互作用及其生物效应,无疑是深入了一个层次。血液流变学的初衷是揭示血液黏度与疾病的相关,研究表明在多种疾病情况下血液黏度都出现改变,其特异性不够强。生物力药理学则把药理学忽视了的同时又是无法回避的生物力学因素回归药理学,例如血流剪应力具有多方面生物效应,与动脉粥样硬化、血管收缩与舒张、血管新生和血栓形成等病理生理过程密切相关,它必然与药理因素(药物)形成联合作用和相互影响。因此,生物力药理学是一个有待开展的新领域。
目前学界往往单纯用高黏血征解释血瘀,用降低血液黏度来解释活血化瘀。通过生物力药理学的研究结果显示,这样的认识不够全面。廖老师于2012年在科学通报著文,再次阐明活血化瘀、血流、生物力药理学与预防医学。述及中医对血瘀证的描述是“血行不畅”,为此血瘀证在血液流变学方面必然表现为血流剪应力低下。因此, 诠释活血化瘀需要包括调整血流剪应力这一重要内容。血流剪应力可以通过多靶点影响内皮细胞, 诱导多种生物学效应,而活血化瘀药物多途径、多靶点的作用特点,也可以从生物力药理学角度进行阐释。编者按语认为生物力药理学的提出为中医诊断、心脑血管疾病治疗探索新的思路. 希望该文的发表能引起讨论, 促使更多的科学家关心和从事中医药学的研究。
如何调控及检测血流剪应力是生物力药理学中的技术关键之一。对于心血管病患者, 已经有增强型体外反搏(EECP)、全身周期性加速运动(PWBA)等调节血流剪应力的方法。对于未病人群, 适量的运动则可通过调整血液循环力学达到预防疾病的目的。生物力药理学构架了从传统医学到现代药理学及生物流变学之间的桥梁,为中医诊断、治疗心脑血管疾病提供新的思路。在廖老师的指导下,每当我们得到与预期不一样的“不理想”结果时,或者面对复杂生物体系深感迷失和不解的时候,总会想起廖老师告诉我们的治学原则:“科研的目的不是验证教科书中学到的知识和定律,我们需要突破习惯性思维,从实际出发分析解决问题。科研中的困惑往往是个机遇,成功的解惑则可能创新。”
 
中药研究所 游云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