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科普园地

科普园地

乐家老铺的职工们(1)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8日 点击数:
程绍武父子
北京·乐崇熙
程绍武老师傅从小在达仁堂学徒,经过多年锻炼,成了一名参茸专家。他是七老爷乐达仁培养出来的心爱徒弟,是一位可用之材。不知何故开罪于当时的达仁堂副经理乐肇基,而乐达仁实在舍不得放走这位爱徒,最后肇基向他七伯父表态:“您留我就别留他,要是留我就别留他!”七老爷不得已只得忍痛割爱,让绍武离职。这时十五老爷乐咏西闻讯,立即把绍武请到他开设的永仁堂,让绍武继续在参茸方面发挥他的特长。
程师傅在参茸方面是个全才,在鹿茸方面的经验更是全面,从锯鹿茸到烫茸等各个环节无一不是操作老道,准确到位。他不仅为永仁堂的鹿锯茸,也为怀仁堂的鹿锯茸。笔者的父亲告诉笔者说,这两家各养鹿30多条,都是纯种梅花鹿,只靠锯鹿茸得益有限。四老爷乐敬宇的宏济堂鹿场养有七八十只鹿,但鹿有青毛茸血统。同时他们还砍茸,即是把将要老的雄鹿之茸长到三叉或四叉时,将鹿的头盖骨连茸一起砍下,这虽然盈利,但害鹿早丧。二房人,不为也。解放前要锯鹿茸时,先请程师傅检验该鹿的鹿茸是否长到了该锯茸的长度了。锯茸头一天将要锯茸之鹿赶至一空房内,房前有一狭窄胡同。锯过一二次茸的鹿不肯轻易就范,直至鹿把式在鹿后捅到鹿不耐烦了才一跃蹿出,前面有网,众人将鹿按住,程师傅用电锯将茸取下,并在伤口处敷上止血药七厘散药粉。程师傅回店去将茸稍晾,要及时烫茸,在微沸水中转二三百圈,根据鹿茸大小而定。涮少时则淤血不净而呈黑底。涮多则茸下皮会脱落,以将茸内淤血涮净成为白底而又不脱落茸下皮为恰到好处。
绍武中等身材,皮肤微黑,貌不出众。有一天笔者问他:“五哥,你为什么离开达仁堂?”他长叹一声,并未正面回答问题,答曰:“我是乐达仁的徒弟,得罪了乐肇基。”再不肯多说一句。
绍武及其弟绍奎共有子侄八人,分别名为:孝、悌、忠、信、礼、义、廉、节。绍武之长子程孝、次子程悌均在同仁堂药厂工作,夏夜均赤膊坐在铁杵臼周围,杵臼盖上放着各自的茶具,聊天至晚。亲兄弟相貌性格很不相同。程孝貌似其父,略显控臂缩肩,性格多少内向,喜爱京剧,尤其喜欢谭派老生。笔者曾为他胡琴伴奏,他引吭高歌“打渔杀家”一曲。其弟程悌五官端正,虎背熊腰,高大聪明,机灵活泼。他给同仁堂药厂二头左贵环取外号“二肺”。意思是人有一肺,外加废物,故为“二肺”。此号不真,左先生办事踏实认真,一丝不苟。程悌少不更事,误以为左先生是“费力不讨好”,显然此论欠妥。程悌还能模仿杂工“钱歪脖”的说话声音,老钱有脖疾,故发音不同常人。没过几年,程悌的工资超过了先来同仁堂药厂的乃兄程孝。程孝生气地对他父说:“我不干了!”绍武说:“你不干,能上哪里去?”事后他对笔者说:“唉!我要先给周家麟送点礼就好了!”绍武教子甚严,儿子们的每月工资全都交账,个人吃穿都由绍武统一安排。绍武要儿女每年照一张全身像,以便让他们看到个人成长的历程。绍武老伴中年瘫痪,女儿侍奉她一二十年,直到把女儿累死,又过了半年她才去世了。
绍武之弟绍奎也在达仁堂药店供职,他有一套个人独到的养生之法。临睡前打一盆热水洗脸,再用此水洗脚,最后用此水漱口。他的理论是不伤元气。同事都不接受他这个不卫生的行为,并因此送一“骚鞑子”外号给他。常崇光师傅还告诉笔者绍奎的另件趣事:他白天做的事到夜里说梦话都要重复一遍,某日他与一漂亮女士同去游春,他连与女士同吃糖葫芦的事在梦话中也照说不误,让夫人抓个正着。夫人把他叫醒,大兴问罪之师。(摘自《家庭中医药》杂志2011年第11期)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