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科普园地

科普园地

乐家老铺的职工们(2)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8日 点击数:
周家麟及其父亲
北京·乐崇熙
笔者曾祖父印川公和曾祖母许叶芬住在上房院北屋,东厢房则是他们两个女儿的闺房。此后不论是三、四姑老太太回宅省亲,抑或多年后三姑老太太看望侄或侄孙辈时,她老人家仍住在北屋直至1940年前后,她八九十岁逝世为止,此东厢房遂改为同仁堂药厂的里账房。先后负责人为老周先生周荫棠及其子少周先生周家麟。他们曾分别是乐佑申之女美琪所上圣新中学及笔者所上明明小学及汇文中学的中保人。老周先生中等身材,生得是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光头白发,尤其是一对好看的双眼皮,更显得睿哲聪明。在我年少时,他就早已不做实际工作了,常在中午他来值会儿班,并说:“你们都去吃饭,我来看门。”后来其子周家麟成为能力很强的账房负责人。遂在同仁堂众员工中流传着“乐家老铺,周家老账房”的说法。笔者将此说告之元可十四兄,他却很持异议地说:“这简直是胡说,家麟是整个同仁堂和各乐家老铺中一等一难得的人才。他头脑清楚,又肯实干,你知道他负责的工作有多么多,责任有多么大啊!”少周先生瘦高个,背头,睿智而深沉的双目总是考虑着什么事。
相熟的裁缝李师傅指着他的成衣包袱对笔者说:“这是给周先生家定做的绸缎衣服等物。”另一年春天,笔者父亲带领我们一家人到中山公园去看盛开的牡丹花,花开茂盛,什么魏紫、胡红和姚黄等……那天游人众多,远见周家麟与家人正在西边赏花游春。父亲忙说:“躲着点,免得见面尴尬。”周先生办事干练,处理问题甚是机敏,工作时常立而不坐。他经常参加下午同仁堂办公会,先把要办的事汇报一番,然后把这些事的处理意见说出来供正、副经理以及与会的乐姓人斟酌参考。
老周先生去世时,笔者父亲及当时同仁堂副经理、六哥乐益卿前去吊唁。六哥征求父亲的意见:“咱们行鞠躬礼吧?”父亲说:“不,对这些老员工,咱们还是磕头吧。”
附:东厢房的对面就是西厢房,西厢房三家,外边两间是大佛堂,供的是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还有药王爷等多位菩萨的神位。里屋存放祭祖用品等杂物。屋外西北角处有一铁制天地神位,为一长杆,上端有一方牌位。佛堂管理员香刘工作清闲,就是初一、十五过节过年有些事做,所以他晚上为一京剧花脸演员勒头。院落西北有一通道,往北可通西楼,往南可通南厅。通道对面是同仁堂药厂、药材仓库。外植一臭椿树,上缠一紫藤,平日无人浇水,故春日仅开三两枝花。一天臭椿忽然倒落,树干卖与一鼓铺为原料。院落东北面为佣人宿舍,长存储煤。笔者常从此上房。东北通道往北可至北楼,北楼东面是同仁堂新办公室。(摘自《家庭中医药》杂志2011年第12期)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