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科普园地

科普园地

云南白药的故事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8日 点击数:
河南·常怡勇
云南白药是我国传统名药,具有活血消肿、止血止痛的功效。主治跌打损伤,瘀血肿痛,外伤出血、吐血、衄血、咳血等症。近年临床发现该药对心绞痛、梅核气、过敏性紫癜、急性胃肠炎、霉菌性肠炎、消化性溃疡、冻伤、肋软骨炎、痔疮、腱鞘炎、婴儿腹泻、顽固性婴儿湿疹、荨麻疹、带状疱疹、输液引起的静脉炎等几十种非外伤、非出血性疾病都有很好的疗效,使这个“年迈”的老药又重新焕发了青春,有了新的用武之地。回顾云南白药从诞生至今天走过的曲折道路,留下了不少趣闻佳话。
曲焕章发明云南白药
据传说,早年云南省江川县有一位勇敢的后生。一次,后生打伤了一只老虎,这只老虎太大了,他背不动。他看了一下老虎的伤势,估计不久就会死去。于是,他便下山去找人来抬。但回来一看,老虎不见了。他们顺着草丛中的血迹,终于发现了受重伤的老虎。这只老虎正在“采药”,它把采来的药嚼碎后敷在伤口处,而后又嚼吃了一些。老虎很快止住了血,逃走了。后生赶忙走上前去,对这种草药进行了仔细观察,并采了许多带回家。以后这位后生就以这种药物对跌打损伤的人进行治疗,结果很有奇效,后生也很快成了远近闻名的伤科医生。再后来,后生又收集民间治伤草药验方,对自己的伤药进行多次改进。1914年,他才将这种治伤药物正式定下处方,并取名为“曲焕章白药”,这后生就是白药的发明人曲焕章。   
据史料记载,曲焕章出生于清朝末年(1880年)云南省江川县赵官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父母双亡,靠老祖母及姐夫抚养成人。12岁时就跟姐夫袁恩龄学习中医伤科和药物炮制,17岁已能独立行医。后又拜伤科“滇南神医”姚连钧为师,并得其真传。以后曲焕章历经几十年的含辛茹苦,经过无数次的反复改进配方和临床观察试验,终于创制出一种疗效独特的伤科成药,取名为“百宝丹”。百者集众多草药复方而制成,宝者效验贵如珍宝。该药的发明决非如传说的那么容易,它是曲焕章一生学习、实践、研究的结晶。
 
蒋介石亲题“功效十全”
蒋介石曾亲笔题词盛赞云南白药为“功效十全”。那是在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举国义愤填膺。1938年,云南五十八、六十 军北上抗日。云南白药的发明人曲焕章满腔爱国热血沸腾难已,他立即捐出白药3万瓶给抗日官兵。3月底,李宗仁亲率40万川、滇、鲁诸军,在台儿庄与狂妄得不可一世的日军浴血奋战,大胜毙敌2万余人,4亿中国人欢欣鼓舞。蒋介石闻报白药在这次战役中治疗前线将士枪伤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十分高兴,当即挥笔题写“功效十全”匾额,并派员送至昆明赠送给曲焕章。一时间白药的名声与抗日热潮一起传遍国内,产品开始远销到港、澳、新加坡、雅加达、马来西亚、泰国等地,产量因抗战需要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这年6月,国民党政府派专人接曲焕章到重庆住在中华制药厂内,由厂长焦易堂(原最高法院院长)出面,以抗战需要为由,软硬兼施,要曲焕章献出秘方。其实这是政府要人看中了此药的巨大经济利益,想据为已有而让焦出面。曲焕章坚决拒绝,于是他们就将曲焕章软禁在渝。曲终日抑郁,8月在重庆病逝,终年58岁(也有传说国民党把他投进监牢,严刑拷打,但他也没有吐出半个字,最后被迫害致死)。曲焕章死后被送回昆明,安葬于玉案山花红洞。
 
陈立夫盛赞云南白药的功效
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对云南白药更是赞赏有加,怀念不已。他在一篇文章中记述了这样一段往事:“民国三十年(1942年),余以视察教育去昆明。当时云南主席为云龙。临行彼郊送余五里,并以上药白药十二瓶见赠。车达贵州境,经弯曲极多之高山,见一卡车翻覆,司机二人一死一伤。伤者奄奄一息,满脸是血。余忽思及白药,遂将之溶于水,强灌入口,待片刻稍息微动,小心抬入余车后座,送至盘县医院,留一名片及地址而去。不久接到司机恳人代笔谢函,始知其愈后欣喜不已。其后亲友中有重伤者,辄以白药赠之,无不获愈。去美(1950年陈立夫为蒋介石所排挤,与夫人去美国辟一小农场养鸡)尚余二瓶,复治愈一因上桌挂画跌折腰骨之友人。其后在农场工作,余以举重物而折腰,已无白药以自医。求诊于西医,越月而不愈。有此比较,深感吾祖先之伟大发明,实足以救济世人。” 陈立夫先生晚年在美因腰伤想有一瓶云南白药而求之不得,几十年来感叹不已,不正好说明了小小云南白药的确凿疗效和深远影响吗?
 
周总理指示扩大生产
曲焕章死后,其妻缪兰英继续主持云南白药的生产和销售。在新中国成立以前,曲氏白药一直是处于小作坊式的生产。解放后,党和政府对曲氏后人和他们的事业非常关心。1956年,曲氏后人主动把白药秘方和制作方法献给了国家,并正式定名为云南白药。1970年,周总理指示,对云南白药要建立有相当规模的专门生产厂;要建立专门的研究机构,提高产品的质量和产量,原料要变野生为家种。遵照周总理指示,1971年在昆明建立了云南白药厂,厂内建立了专门的研究机构,为云南白药走向世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摘自《家庭中医药》杂志2012年第1期)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