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 科普园地

科普园地

经行浮肿的中医药治疗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5日 点击数:
广西·陶昌华
经前浮肿或经行浮肿乃女子在月经将要来潮或经行之时出现目胞、下肢浮肿,经净后浮肿逐渐自行消退。
一、发病原因
古医籍云,胀者气也,肿者水也。盖肺主气而为水之上源,能宣化津液,通调水道。若肺气失宣,则皮毛开合失常,汗液不能外泄;若肺气不降,则水道通调无能,水气下行受阻,形成内壅外闭。三焦不能完成“决渎”的作用,则水邪泛滥于肌肤而浮肿。肾为元阴元阳之所,是主水之脏,与膀胱水府相合。膀胱为水湿蒸化、排泄的枢纽。肾阳不足,一不能温养脾土以制水,二不能温化膀胱以行水。脾为土脏,有运化水湿、输布津液的作用。若脾虚不运,则津液既不能上输心肺,又不能下注以渗入膀胱。水湿停滞中焦,则更进一步损伤了脾阳,使水湿无所制约而发为肿。目胞、四肢为脾所属,水为阴邪,故目胞、下肢先肿。 
可见,水肿的形成与脾、肺、肾三脏功能的失常有关。所以,前人有“水之标在肺,水之本在肾,其制在脾”之说,确是宝贵经验之论。但这只是泛指一般水肿而言,对于妇女经期所出现的浮肿,从临床上所见主要是由肝失疏泄引起。 
盖肝藏血而喜条达,肝脉络阴器。肝的功能正常,则肺能治节,通调水道;脾能健运,输布津液;肾能蒸化,而主开合。当经水将要来潮之时,相火内动。若肝气郁结或肝火过旺,反侮肺金,则肺气不能宣发肃降,横逆于中州而脾土转输无能。肝肾同源,肝失疏泄,则肾不能施泄蒸化,导致其主水的功能失常。所以,女子经行期间的浮肿虽然与脾、肺、肾三脏有关,但总的根源离不开肝。 
盖经者血也,肝藏血而内寄相火,“血与火原一家”(《血证论·阴阳水火气血论》)。月经将行之时,相火内动,可致气机失调、气血不和、津液不能正常输布而为水肿。
现代医学认为,月经前期的水肿,为卵巢功能紊乱,雌激素增多,从而造成水、钠潴留所致。虽然西医对经行水肿的认识与中医有所不同,但仍然可作为临床上的参考。
二、治疗措施
《金匮要略》有“诸存水者,腰以下肿,当利小便;腰以上肿,当发汗乃愈”之说,这是水肿病实证的一般治疗原则。女子经行浮肿与血有关,其治疗既要治水,又要治血,才能达到治愈目的。从临床所见,经行浮肿也有虚实之分。
以虚证为主者,如平时倦怠乏力,带下量多、色白、质稀,经期前后不定,经量多、色淡,经将行时目胞及下肢微肿,脉虚缓,苔薄白,舌质淡,常用当归芍药散(当归、白芍、川芎、茯苓、白术、泽泻)或五皮饮(桑白皮、茯苓皮、广陈皮、大腹皮,生姜皮)加当归、白芍治之。当归芍药散在《金匮要略》中是治“妇人妊娠”和“妇人腹中诸疾痛”之必用方,方中重用白芍柔肝木而安脾土,当归、川芎调肝以养血,茯苓、白术、泽泻健脾利湿以消肿。综其作用,有养血柔肝、健脾利湿之功,是治血又治水之妙方。五皮饮是治疗皮水之通用方,有健脾调气、利湿消肿之功效。方中大腹皮下气行水,桑白皮泻肺行水。凡是正气虚弱者,宜慎用或不用。由于经行浮肿与血有关,故加入当归、白芍以养血柔肝。水血并治,能收到满意的预期效果。当然也可根据病情有所加减,如面目浮肿显著者,宜加入苏叶、荆芥,下肢肿甚者,宜加入木瓜、牛膝、赤小豆、炒薏苡仁之类,体弱气虚者,可加黄芪、白术以益气行水。总之,治疗经期浮肿在选方用药上,要做到“补而不腻,利而不伐,温而不燥,凉而不苦”,才能达到水肿消退、经行正常之目的。
除采用药物治疗外,还可考虑加用针灸疗法。胃为五脏六腑水谷之海,足三里穴为阳明胃经之所属,施以针灸补法能益气升清,泻法能通气降浊。经行水肿之善后调理,宜艾灸足三里,以巩固疗效。(摘自《家庭中医药》杂志2011年第4期)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