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合作交流> 国际交流

国际交流

朱晓新在中非卫生合作与民族医药交流论坛作报告

文章来源:新华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17日 点击数:
近日,“中非卫生合作与民族医药交流论坛”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举行。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党委书记、医学博士、研究员朱晓新在会上作了题为“中药研发及青蒿素的应用价值”的主题报告。以下为发言全文:
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目前,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中国与国外政府及国际组织签订的中医合作协议达85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已有9个国家建立了中医药中心,越来越多的国家通过中医药认识了中国,了解了中国文化。
中国的中药资源非常丰富,现有的中药资源种类已达12807种,其中药用植物11146种,药用动物1581种,药用矿物80种。
近年来中国中药工业总产值增长迅速,2015年已超过7300亿元,保持年均12%以上增长。到2020年,中医药产业有望成为中国国民经济重要支柱之一的目标。
自2008年重大新药创制”重大专项实施以来,截止到2014年累计立项课题已达1501项,中央财政经费投入130.5亿元。自主研制了一批新药,共获得新药证书85件,临床批件119件。完成一大批品种药物技术改造升级,《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版)的520个品种中,专项支持品种占15.3%。技术平台建设逐步与国际接轨,共有8家GLP平台通过国际实验动物评估与认可委员会认证,其中两家获得经合组织GLP资格认证,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获WHO批准为发展中国家首个生物制品标准化和评价合作中心。多个化学药制剂通过美国FDA认证;复方丹参滴丸、血脂康胶囊等中药品种完成二期临床试验;丹参药材和粉末等药材标准进入美国药典,17种草药专论列入欧盟药典。近5年来,我国医药工业产值平均增速为20.1%,高出全国工业平均水平4.5个百分点。
疟疾是经蚊虫叮咬或输入带疟原虫者的血液而感染疟原虫所引起的虫媒传染病,是全球性、特别是热带、亚热带地区的主要寄生虫病。寄生于人体的疟原虫有四种,即间日疟原虫,三日疟原虫,恶性疟原虫和卵形疟原虫,分别引起间日疟、三日疟、恶性疟及卵圆疟。临床表现为周期性规律发作,全身发冷、发热、多汗,长期多次发作后,可引起贫血和脾肿大。如不治疗,疟疾可能中断对维持生命的重要器官的供血,从而迅速威胁生命。上世纪末,每年有近百个国家受累、近3亿人感染、近百万人因此死亡。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与艾滋病、结核一起列为世界三大公共卫生问题。公元前二三世纪,古罗马学者已有相关疟疾的描述。从公元4世纪开始,疟疾成了古希腊的地方病,一直广泛流传。19世纪初期,印度每年逾100万人死于疟疾。
据WHO报道,2015年有97个国家和地区有持续性的疟疾传播,约32亿人(近一半全球人口)面临疟疾风险。有2.14亿起疟疾病例,43.8万人死亡。
20世纪60年代,由于耐喹啉类恶性疟疾肆虐,氯喹等特效药失灵,研制新型抗疟药成为当时包括我国在内的国际社会迫切需求。美越战争期间(1961- 1973年),美军也身受疟疾之苦,据美国退伍军人管理局资料,1967年-1970年间,美军感染疟疾4万余例。由疟疾造成的非战斗减员比战伤减员高出4至5倍。为此,美国开展了对氯喹耐药疟原虫有效的新药研究,至1972年,筛选了20余万种化合物,但未获预期结果。1964年和1967年中国先后组建全军和全国的疟疾防治药物研究工作领导小组(简称“523”)组织协调军民研发新药任务。先后有7个省市和相关部属单位全面开展了抗疟药物的调研普查和筛选研究,到1969年筛选的化合物和包括青蒿在内的中草药有万余种,但未能取得理想结果。
1969年1月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简称“中研院中药所”)加入“523”任务,屠呦呦任课题组长承担了此研究工作。屠呦呦及其团队在对中药进行大量研究基础上,受到中医典籍《肘后备急方》的启迪创建了青蒿提取方法,1971年10月首次获得青蒿抗疟活性化学部位,1972年11月首先从中发现青蒿素。1975年底,中国中医科学院、山东、云南和广州中医学院等研究团队,用青蒿素治疗间日疟、恶性疟、脑型疟、抗氯喹的恶性疟900多例,临床疗效几可达100%,具有速效、高效、和低毒等特点。
1973年初开始,中研院中药所和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生物物理研究所先后共同协作,确认青蒿素是一个仅由碳、氢、氧3种元素组成、具有过氧基团特殊结构的新型倍半萜内酯,是与已知抗疟药在化学结构、作用机制完全不同的新化合物。
1984年以来,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等学者为促长效、抑复燃、防耐药,提出研制以青蒿素为主联合另一类抗疟药的复方治疗(即后被称为ACT疗法)。复方蒿甲醚片、含青蒿素的复方磷酸萘酚喹片、双氢青蒿素磷酸哌喹片、青蒿素哌喹片等,先后问世。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青蒿素及其衍生物走向国际,我国与世界卫生组织、相关政府和国外企业开展学术和产品的交流、合作和开拓。到2015年底,各国学者在全球(包括我国)各种专业学术杂志上发表青蒿素类研究评述论文超过9800篇。目前,青蒿素及其衍生物是世界上治疗疟疾最有效的药物,ACT疗法已被用于疟区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每年治疗病例一亿以上,降低了全球疟疾的发生率和死亡率,己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屠呦呦在青蒿素发现过程中的科学贡献:发现青蒿素。第一个把青蒿带入“523项目”,第一个得到有效活性成分(青蒿提取物和晶体),第一个证明在人体内青蒿提取物具有抗疟活性。
2011年,因“发现了青蒿素,—种治疗疟疾的药物,在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屠呦呦研究员获美国拉斯克基金会的临床医学奖。
2015年10月,屠呦呦又以“从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青蒿素,开创疟疾治疗新方法”,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那么青蒿素对疟疾治疗有哪些贡献?据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12月公布:现有的最佳治疗方法,特别是恶性疟治疗方法,是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即ACT疗法)。 2010年,全球采用ACT治疗约1.8亿人,治愈率达97%。 2015年Nature 报道,2000年至2015年6.63亿人口因采用有效的防治措施而避免了罹患疟疾,其中约22%是受益于青蒿素复方疗法的使用。
2000年至2015年期间,全球危险人群中疟疾发病率(即新病例发生率)下降了37%;同期,全球各年龄组危险人群中疟疾死亡率下降了60%,全球共挽救了620万人生命。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下降了65%,总共挽救了大约590万名儿童的生命。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占全球疟疾负担的比重仍然过高。2015年,该地区占疟疾病例总数的88%,占疟疾死亡总数的90%。
青蒿素还有哪些其他功效呢?由于青蒿素双氧桥的特殊结构,引起国内外学者对其其他功效的探究。 1、防治其他寄生虫病:血吸虫病的预防,弓形虫病的治疗等。 2、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作用:红斑狼疮的治疗,对类风湿性关节炎、佐剂性关节炎、自体免疫性脑脊髓炎、硬皮病等功效实验研究,均有阳性结果的报告。 3、对肿瘤的影响:大量体外和动物体内实验结果显示:青蒿素类药物可抑制或杀伤白血病、乳腺癌、宫颈癌、卵巢癌、前列腺癌、胃癌、结肠癌、肝癌、胰腺癌、肺癌、骨肉瘤等多种癌细胞,可诱导肿瘤细胞凋亡,阻滞细胞周期,抑制肿瘤血管新生,延缓或逆转肿瘤细胞的多药耐药性,与铁制剂合用或与转铁蛋白结合可提高对肿瘤细胞的选择性杀伤等作用。 4、青蒿素类还被实验研究发现能抑制流感和肝炎等病毒、抗炎抗纤维化,对哮喘、心律失常等也有作用。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